【孤岛志】脚手架

A032.jpg

 

“脚手架”这词儿我在新喀里多尼亚镍矿冶炼厂项目头一回听也不知是甚么东东,后来才搞清楚是Scaffolding,而脚手架是中国建筑惯用语,说白了就是搭架子,指施工现场为工人操作并解决垂直和水平运输而搭建的各种支架,用在外墙、内部或高层无法直接施工的地方。这项目的两个难题一是吊装,而二就是脚手架了。脚手架工人多为菲律宾人所以多以英语沟通,但建筑工人却是中国人所以两方面常常鸡同鸭讲,最后作为项目协调的可想而知就头疼了。项目的吊装和脚手架归雇主管理,建筑商只需申请就搞定而无需付费,所以造成建筑商毫无预算和节制地申请一大堆脚手架,这边拆了那边装,那边拆了这边装,最后组装的脚手架如果说可以组建几座冶炼厂也不为过。另一边也对熟练的脚手架工人感到敬佩,往往冒着生命危险在高地有规律地组装脚手架,虽说所有安全措施已经做足,瞧着他们吊在模块外也替他们冒冷汗吧!

 

 

【孤岛志】鸟不生蛋

A031.jpg

每每一觉醒来都要一直反复提醒自己回来了,从地狱般无味生活的太平洋一个岛。每每踏步都觉轻盈仿似缺少一种重量压抑繁琐而叨絮的日常阴晦气息,是穿戴一年的安全装备吗?阳光倾泻一如洪水溃堤,多不习惯郁结凝滯的空气容易令人感冒,尤其是在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仍在营地的伙伴不时传来电讯告知一切安好,除了台风真的在年初侵袭也停工了数天,还有一号线的电炉终于调试成功也预计二月尾开始冶炼镍矿。常常猜想光秃秃的镍矿山顶上的鸟是不是真的不生蛋,呵呵,我想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也不晓得为何野生动物如山猪野鹿蜥蜴在旱季常从山的这头横跨马路到沼泽靠海口的那头,一如我也莫名其妙地怀念我常唠唠叨叨的那个孤岛一样,有点扑朔迷离有点难以想象,可能是从磨练中提升的另一种犯贱自虐吧?

 

 

【孤岛志】煤厂

煤厂是常见工程项目内的建筑物,毕竟煤炭发电是最廉宜简便的方案,如果撇开环境污染这顾虑。镍矿冶炼厂项目也不例外的拥有自己的煤厂提供两条供应线,一是绞碎较粗粒供发电厂之用,二是研磨成粉状供电炉之用。动态分离器是后者的灵魂机械,由磨盘、分离器、上壳体、中壳体和下壳体组成,高13米,周长5米,重80吨,从德国厂家运来然后必须现场安装。这里最头疼的是煤厂是模块组装,既是说整座结构是完全从中国青岛组装完成然后海运到来,所以安装动态分离器就成问题了。

A042.jpg

这是我初到新喀里多尼亞的第一项技术难关,经历了无数次夹在德国厂家代表和中国建筑商的商讨会议和激烈争论下解决方案终于敲定,然后在资源短缺下组装临时支架和加固现场结构都让我伤透脑筋。三个月后休假前动态分离器吊装终于落实,从支架滑移、磨盘顶起、倒链吊装,直到整座动态分离器微微升起几毫米都足以令我心跳加速至几乎无法负荷,这就是理论和实践不符合的一种落差经验吧?

A040.jpg

看着下壳体在中壳体底下徐徐滑过时忍不住几乎想大声尖叫呼喊起来,无止无尽的梦魇终于烟消云散,惊心动魄的结合也算是实践的一种历练吧!组装完成后终于可以安心休假回国过年,同时间听闻第四任的地区经理也离职了,这里果真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包括猪乸会在家门前逍遥地走过。

A041.jpg

 

 

【孤岛志】镍矿冶炼厂

“镍的英文 Nickel解作“小妖精”,因为魔鬼的别称就是Old Nick,而且Nickel原为德文Kupfernickel(意即铜妖)的简称,镍矿看似铜矿,却无法冶炼出铜来,从前被看作是魔鬼搞的恶作剧,镍在1751年于瑞典才第一次被列为化学元素。世界三大镍矿出产地依序是苏联的Norilsk,加拿大的Sudbury Basin,和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镍质坚硬,具有磁性和良好的可塑性,有好的耐腐蚀性,在空气中不被氧化,又耐强碱,所以镍多用在工业和消费产品,包括钱币,不锈钢,特种合金,充电电池,电吉他弦,铝镍钴磁铁和麦克风胶囊。”

镍矿冶炼厂项目的核心是两条生产线,而每条生产线各有一座研磨机,一座内置1600摄氏高温电炉的冶炼厂和一座袋式滤尘机。镍矿从矿山透过运输带连接研磨机,然后切割和研磨镍矿,再透过风管导入电炉进行煅烧和还原,提炼后的镍矿就可运去最后的精炼厂。因为新喀里多尼亞物资短缺,所以项目解决方案是外包。每条生产线的结构都组装成各自模块,冶炼厂五个,筒仓两个,研磨机两个,袋式滤尘机一个,然后千里迢迢从中国青岛海运过来。其实一个建筑项目的艰难度往往取决于运输和吊装的机械技术,而此项目的模块体积和重量都已经是吊装机械的极限了。

 

A022.JPG

电炉的基座和依附结构是唯一不能外包的模块而必须在现场组装

A023.jpg

模块从中国青岛海运过来

A024.JPG

自走式模块拖车(SPMT)

A025.JPG

中间是已组装好的电炉模块,两旁是刚组装的模块,现时是组装电炉顶的模块

A026.jpg

已经组装完毕的冶炼厂,每条生产线共有一座电炉模块,左右两旁模块和顶上三座模块

A027.JPG

左边是研磨机模块,右边是冶炼厂模块,而中间是正在组装的筒仓基座模块

A028.JPG

正在吊装筒仓,也是项目最重的吊装

A029.JPG

组装完成的冶炼厂外观

A031.JPG

两条生产线的袋式滤尘机(橙色)也组装完毕

A032.JPG

吊装冶炼厂内部的控制室

A033.JPG

冶炼厂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