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圣诞不下雪

 “姐,圣诞节要到了,你几时带我去看雪呀?”

 

她咀里咕噜地咒骂着怎么这小弟这般不知好歹,光是医药费已经够她受了,每年的这个季节总是吵着要去看雪。小弟也是知道姐在后面气不爽,却也不为意地瞧着百叶窗外枝头上的麻雀吱吱叫着。“姐,你看,麻雀仔无忧无虑地多么自由自在呀!说不定呢曾到过那一片白茫茫的国度看过雪呢?”房外轻叩门声“嘟”地把两人的僵局瞬间打住,小弟向姐打个眼色低声道,“姐,究竟他是来看我呢还是看你呀?”她狠狠瞪回责备的眼色,可是回头却换回一贯冷艳的脸色。“你又来探望你的小弟啊?”见鬼!她每天都是同样时间来看小弟他怎么会不知道呢!惯性地“嗯”回了一声,男人啊就是如此犯贱的动物,瞧着她如同瞧着猎物一般,眼里简直要喷出火来,她总是晓得。“小弟你以后要好好报答你姐姐哟!你看她多好每天都来探望你!”他对着小弟说话,其实却是从他黑溜溜眼珠反映偷窥她的一举一动,手也无意义地抓着听筒在小弟身上胡乱装个样子,然而才察觉她似晓得地也向着他瞪,他傻掉。“啊!姐你要走啦?”小弟向姐喊道,而她头也不回地摆动婀娜身姿朝着建筑外走去,很自然地架上墨镜,心里骂道,“我讨厌阳光!”

 

*                                  *                                  *                                  *

 

她透着整片晶莹的落地玻璃窗前俯瞰霓虹灯组成的糜烂城市,像为所有的原罪都披上华丽的糖衣,诱惑却是致命的,可是人们却错觉地误以为那是赖以生存的氧气而一直大力地吸纳着,争夺着,直至死亡那天也毫无察觉,所以她总认为世上根本不存在魔鬼,因为世人本性就是堕落的。边望着落地玻璃窗边往后慢步退着,边把唯一裹着自己白皙皮肤的火红纯丝被单徐徐滑落,而落地玻璃窗也边从迷幻灯火转换成最艳丽风光。看着落地玻璃窗的反映,她总满意自己苗条身段,丰乳翘臀,叫男人瞧见也会瞬间幻变成野兽,猛吞着口水,边想边偷笑着。她以纤细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完美躯体,慢慢地从鼻尖滑落小唇,从乳沟滑落小腹、一直往下移动,她开始不由自主地慢慢亢奋起来,情绪只有现时才是觉得自己是存在的,自己是活着的,直至无法控制地痉挛似轻声呻吟着,然而身后床被内往往此时总不识趣地发出如牛哞的鼾声。她才醒悟地一如夏娃咬了一口苹果后才发觉原罪后的惊讶,自己只不过是别人喂养的宠物而已。

 

*                                  *                                  *                                  *

 

热泪横向划过她的脸庞,她以为她再也不会流泪,眼前逐渐接近的是手足无措身穿白袍的他。他潜意识地张开双手迎面接着她,她也顺势躲进他的怀抱。“他离开了,恰巧半夜十二点,毫无痛楚的。”怎么今夜平安夜一点都不平安,夜半电铃声总是不好的凶兆吧!匆忙中还是见不着他最后一面,她如回到小孩时般哭得颤抖哆嗦。今天已经是圣诞节了,她懊恼自己怎么就不能完成小弟最后愿望。她抬头仰望着他,凝视着她一直不曾仔细瞧清的憨傻俊俏脸孔。忽地一朵冰冷的雪花飘落她的鼻尖,遇热即化,是幻觉吗?她轻揉自己双眼再仔细瞧清,远处的确飘着如棉花糖般软绵绵的白雪。啊!不远处那个不是小弟吗?他正傻气地瞧着自己天真地笑着,更惊喜的是年幼时已离开的爸妈正牵着小弟的左右手慈祥地也瞧着自己微笑着。这是几十年来总失约的圣诞老人迟来的礼物吗?“你怎么啦?忽然傻笑着,你别吓我呀!”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相对笑着。

 

 A003.jpg

 

 

雪屋里的幽灵

因为这白茫茫一片的飘雪,四个登山客在雪山上迷路了。他们也预算不到为何天气怎的忽然变坏,面对皓皓白雪根本就分不请西东,天也渐渐变黑了。冷冽的风萧萧划过他们的脸庞更叫他们浑身抖索,“真的要死在这里吗?”死亡的念头瞬间划过他们的思维,更冷。

就在万念俱灰踱步下他们瞧见远处一间黑漆漆的木屋。虽然没有炊烟没有亮灯,也可能是间弃居,可是好歹终可以避寒吧!猛敲几下门板没回应后,扭开门柄却原来没上锁,门铰咿地一声就轻轻打开了,内里果然空空如也,没有间隔没有窗口,仅有四面的墙壁。拍拍身上的厚厚积雪后进入屋内,急忙关紧木门把外面的寒冷隔离,内里忽地又变回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为了御寒他们四个紧紧抱在一起,可是许久后牙关依然咯咯颤抖,身体哆嗦。他们需要运动来暖身,可是久未进食根本没有体力了。动嘛会累死,不动嘛也会冷死,怎办呢?带头的忽地灵机一动,有办法了!!

“这样吧!这里虽暗黑看不见,但也是空空的没绊脚物。我们四个各蹲在四个墙角休息,我先开始顺时钟慢跑,等我去到另个墙脚触碰下一个人时换那个人跑,我休息。如此类推,那我们就有时间休息但也有运动暖身的时候,你们说好不好?”
“好办法!就这样啊!”
“也好噢!我们都向墙脚走吧!”

就这样停停走走,走走停停下,疲累的他们奇迹般地熬到了太阳升起,雪也停了。

 A001.jpg

 

 

屋外忽地一阵吵杂声由远到近传了过来,原来救难队终于找到他们了,里面还有数个媒体记者随行。他们软弱地躺在各自的担架上,记者当然走向他们访问起来,带头的那个兴致勃勃把昨夜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记者们,当然自己救了大伙的妙计更是讲解得详细。闻者无都称赞他为活菩萨,他也咔咔地笑坏了。

“慢着!”忽地一个记者打断他们,他们也好奇向他看去。
“你们只有四个人罢了,对不对?”这当然嘛,带头的咕噜抱怨着。
“你跑过去,他再跑过去,他又跑过去,他跑回你最先那边,可是。。。”
“可是。。。可是。。。那边没人的哦!!”

他们四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瞬间浑身抖索觉得比昨夜还冷。

 

 

办公室的鬼电梯

刚换了公司,从附近的大厦搬来了这座大厦,可能承受不了无处不在的压力吧,往往令人透不过气来。然而这里也不见得好些呢,薪金当然稍微多了些,可是也是磨人不用本的。都十点多了,我一个新人还在半粒米都没下肚的情况下熬夜啊!冷气呼呼地好似嘲笑我呢。忽然好似听见吱吱的声音,也好似看见闪过身影,人就是如此不济的东西吧,没事好好的独处时就会胡思乱想,疑神疑鬼的好似所有的东西到了夜晚都会有生命地移动起来,冷汗直冒呢!不管了,报告再写下去也不能完成啊,还是溜吧。

 

这栋大厦和以前工作的大厦设计都一样,为了保安理由电梯到了晚上九点正就会停止操作,所以这情形下就要拨电去保安室通知保安人员重新开启电梯。可能我常开夜班吧,所以早早要了夜班保安人员陈伯的手提电话号码,而不必通过公司的电话系统通知保安室。如常拨了号码,“老陈哦,我放工咯!”他含糊讲了几句我也听不清他说什么,可能是OK如此的话吧,少理呢!电梯快来就好了。等呀等,等呀等,电梯怎的今天特别慢呢!不会如此黑仔遇到什么肮脏野吧!听冲茶阿婶说近来公司常有怪事发生哦,日常用品常会失踪,马桶会无缘无故抽水,有时女厕格间还会传了“咔咔”的笑声但其实内里没人耶!怎办呢?念阿弥陀佛呢还是阿里路亚好啊?我这“无神论者”在此时该呼唤那个大佛啊!阿拉妈!急死我叻!

 

“玲。。铃。。”在电话荧光幕上瞄见陈伯的名字。

“喂,你去哪?怎么电梯还没到啊?你吃屎哦!”

Si。。Simon。。San,我到。。到十。。十一楼哦!”

“我看不。。不到你啊,别玩哦!”

 

什么!三架十一楼电梯门都在眼前动都没动过,你说你到十一楼咯?那我在那里哦?每个鬼故事情节我都倒背如流,没有什么创意的,可是自己在剧情内就另当别论哦,我也会害怕啊!忽然全都亮着G的电梯有个闪了起来。

 

1234567891011,叮!

 

 

“不要啊!我还没结婚啊!也没亲过女孩就要死去吗?天啊!”

 

A002.jpg 

 

 “喂,你新来的吗?别做酱晚啊!我们要关电梯了,回家吧!”

 

 

什么?不是陈伯哦!陈伯呢?哦,对呀,我换工了嘛,干嘛还找陈伯呢!嗬嗬!打工仔啊,公司不是你嘀,不要把全部责任都往肩上扛啊!做死了你你老板也最多是在你坟前鞠个躬罢咯,值得吗?Nothing is really unexpendable!不要再开夜班啦,吓死了你还要麻烦保安人员就不好啦!这样的鬼故事天天在不同的大厦上映着,你也不想当主角吧?快快回家吧!Ok

 

 “玲。。玲。。玲。。玲。。玲。。

Simon San,你在边啊?唔好吓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