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行】Which Side Are You On?

每天从工地搭乘巴士回营地都经过一段不长不短崎岖不平的黄泥路,披着疲累不已的身躯望着厚实云层脑袋总是空白一片,恰似痴呆一般。生活已被磨灭得体无完肤,从起初的厌恶、抗拒、愤怒、憎恨,直至绝望和现在已麻木得失去感觉,每日行尸走肉般履行日常作息,每晚啃着再也尝不出味道的餐食。近来部分同僚虽然已近工作结束期限可是雇主却迟迟不放行,又推搪说提早离开许多原有竣工福利将会取消,所以纷纷愁眉苦脸心情不乐,这不难猜是由于工程项目进展严重延迟而雇主故意挽留员工的办法之一。工作合约明明说好的临时变了卦,只好怪签署时没好好瞧清工作结束期限雇主是有权利延长的,如果没完成工作期限将取消竣工福利,包括所谓的项目花红。

A010.jpg 

今日无意间在Facebook首次听见这首歌,“Which Side Are You On?”,顿时感触良多。老子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虽然现时许多劳工法令保护员工的福利,可是雇主方面总会寻找法律漏洞来剥削员工的福利来增加利益。再往更大的方面推想,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不也是常维护大财团的得益以便从中瓜分,贱民就得俯首称臣,乖乖就范?闹得满城风雨的“苏丹街征地事件”和“关丹稀土厂”就是活生生的实例,简单的一句“不改道”和“不关闭”就草草了事,你吹咩?。”老子也曾抨击当时统治者道,“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就瞧瞧哑忍多时的平民力量可否撼动强权,抑或反之。

 

 

后记:1931年美国Kentucky州Harlan县,煤矿工人在工会领导下进行罢工对抗矿主和背后支持的美国政府,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武装斗争。公司私人保安在矿区中到处横行制造恐怖事件,寻找工会领导,殴打,监禁,屠杀,无所不用其极。这个事件发展到后来工人也拿起了武器,双方拿枪互射,这段历史被称为“Bloody Harlan”。在罢工期间警长带着警员闯进“Florence Reece”的家捉拿她的工会领导之一的丈夫,并且彻底搜索洗劫她的家。正是在这样的严酷环境下她从墙上的挂历上撕下了一页,写下了“Which Side Are You On?”这首歌。由于歌词简单易唱,朗朗上口,所以很快就被用于工人向资本家斗争争取权益的主题歌曲

 

【唱片行】单车

直至今年八月,在陈奕迅DUO大马演唱会才首次听陈奕迅唱这首关于父亲的歌曲,“单车”,至此就喜欢这首歌的优美旋律,然而更喜欢歌词背后的涵义。其实歌词内不是一味地在歌颂着父亲的伟大,而是述说着东方式父爱的含蓄和不明言,导致孩子的误解而关系逐渐疏离直至不融洽。这里转载写词人黄伟文的一段文字

“几年前我替陈奕迅写了一首歌词,好些人的反应是:这首歌颂父爱的歌,几感人。唱片公司方面甚至专拣父亲节前後主打这首歌,一心贺节。有人赞,该心足了吧,再挑剔的话未免太不知感激了,然而,赞错了,还应不应该照单全收呢?明明是首怪责父亲的歌,怎麼忽然会被接收成“歌颂”呢?也许是自己力有不逮吧,当然不能怪香港人喜欢断章取义啦!唉,被错怪了,固然惨,但被错爱了,原来更悲哀。我经常相信好的文字该有说明自己的能力,事後补白是欠缺信心的表现,所以从来刻意避免罗苏,今次是少数的例外之一。我老头子是典型的中国人父亲,假设他痛锡子女,都在心中,从不宣之於口,怕肉麻,可怜小朋友揣摩心理的能力有限,有些公仔,倒希望大人可以画出肠的部分,否则你不肯讲,我就有理由相信你不爱我,就是这麼简单。又或者,亲暱一点的身体接触也是种现兜兜的补偿,但中国人嘛,搂搂锡锡不作兴,於是也就欠奉,直到小四那一年,爸爸带我去海滩,多得他那辆电单车,两仔爷才有人生的第一次拥抱,唯一一个令彼此都不难为情的拥抱机会,可惜那台电单车入秋前就被卖掉了,而那年夏天特别短。我对父亲的吝啬一直耿耿於怀,於是长大後就写了单车这首歌,再讲一次,是投诉,不是歌颂。的确是点给全世界父亲收听的,却不全是善意的。”

 

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就是如此胶状含糊不清的,总不喜欢他以满烟草味的手抚摸我的头。近来他患重听我们更加不常和他交谈,他只好独自地看报看电视,抑或在老式咖啡厅和老人们吹水。父亲一直都有高血压的疾病,常去政府设立的医疗所看诊拎药吃。有回医师换了新药产生副作用,他说举不起右手来,真吓坏我们,幸运地带他看了一回中医渐渐好起来。那天临飞去新喀里多尼亚工作前的周末早上父亲忽然要求我载他去检查,可是我因为有事婉转地推了他,关系还闹得很僵呢。大约我在新喀里多尼亚工作的第二周时二哥在Facebook告知父亲中风进院,整个右边手脚都不能活动,心里七上八下地不安却不能做些什么,一切都依兄长的安排。手术后父亲可以稍微活动右边的手脚,也可吃些流体食物,都是从家人一点一滴知道的。父亲出院后被安排进入疗养院,因为必须特别照顾。昨天下午大姐一封简单的短讯重重地敲击我的脑袋,“父亲死了”,连手中的话筒也无力地抓不住掉了下来,乒乓地跌碰一桌的琐物。坐对面的同事醒目地晓得不妥,他一直知道父亲进院的事,我低声说了几句他就猜到了。谢谢他们在我六神无主时迅速帮我搞定了回家的手续和机票,短短两个小时我就离开了Kone坐在往Noumea的车子里。

 

 A008.jpg

 

在两百多公里的车程里我一直都往窗外的暮色看得发呆,一直都不解地我怎么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来,仅仅觉得一种莫名的失落和不安。我在梦中有想起父亲吗?模糊地没有任何影像,迷迷糊糊睡了又醒地在Noumea待了一晚。今早六点到达国际机场,仿佛被命运玩弄般所有往悉尼飞去的班机都取消,也不晓得是否和Qantas航空公司的罢工风波有关系。被航空公司安排在Noumea的酒店再待多一天,多次和航空公司电话交谈都不能有个确定的航班,无论是QantasMas。写到这里时我还困在Noumea的酒店内,明天就得拎着一张不知有没有效用的机票往机场走去,六千多公里的旅程,抱着在悉尼过夜的心态,还有对父亲满满的愧疚。

 

 A009.jpg

 

难离难舍想抱紧些,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儿能伏於爸爸的肩膊,哪怕遥遥长路多斜。

 

 

【唱片行】Someone Like You

 

听着Adele娓娓唱着首句的“I heard that you’re settled downthat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re married now”,就如触电般震了一下,完全醉倒在她低沉的歌声中,后来直到“Never mind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倏然再想起你。数月前你忽然致电给我,哽咽的口吻其实我根本听不清你在说什么,断断续续中才知道你父亲刚去世了,连最后的电话交谈中你也说他可能没听进去,你哭着说想回来,我沉默不语,一如你离开的那一天般沉默着。在那个多事的七月你真的回来了,路痴的你问我广东义山怎样去,你必须到那里领回父亲火化后的骸骨;我说709吉隆坡到处示威你要小心。我对你的关怀开始适可而止,因为我理不清该以何种关系来慰问你,毕竟你已为人妻,我仅仅可以递送我卑微的祝福。

 

来自英国长相一般身材有些臃肿的Adele,在她失恋后经历暴饮暴食,吸烟喝酒,用几乎自残的方式折磨自己后,创造出了堪称经典的《19》和《21》这两张专辑,之后的她一举成名,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众多歌迷。她说:“我想一些事情也是伴随着年龄而不断发生的,所以新专辑贴切的命名为《21》,我的第一专辑以《19》命名原因也是如此,像是关于我自己的一个目录一样,所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事物,就像是以照片的方式一样在记录着我个人这些年来的成长发展和改变。”

 

生活并不是总让你那么享受的,伴随年龄的一些残酷,让你学会成长和释怀。歌者以歌曲记录着成长,而平民如我们可否以文字记载我们的故事?你曾说过喜欢Desa Setapak内交通圈一旁的咖啡店,“吹水站”,当然也只是纯粹喜欢那个名字而已,喜欢烘焙蛋糕的你开玩笑说有天也要开一间“吹水站”。多年以后,咖啡店关了,你也走了,而我却真的在网络上开了一间“吹水站”,还算门庭若市吧,但我却晓得期待的客人,一次都未曾到访。

 

 A007.jpg

 

题外话

 

翻开旧文章无意中在“请你以爱一个人的方式爱一棵她”一文中重读给云简的一段留言回复,也不知在怎样的情况下会写下如此感触的文字,也将此段转载到Facebook里,意想不到“喜欢”的人竟然不少,原文如下:

 

关于爱情,最近自己切身的觉悟是缘份;但我对缘份的定义不是生命中只等那一个人那种,而是两个人相遇就是缘份了,然后同修为婚姻又是更上一层的缘份。与你分享一个故事:某人有了新欢欲抛弃旧爱,可是又觉得对不起旧爱,所以就问佛。佛说:你确定这新欢就是你一生中的最爱吗?后来你会否再度爱上另一个人?某人不确定。佛说:现在你面前有五根已点燃的蜡烛,那一根最亮的呢?某人不解而沉默。佛把其中一根移前,某人瞬时认为这根是最亮的;然而佛又把另一根移更前,某人改变初衷认为那根才是最亮的。佛说:其实并没有那根最亮之说,完全是因个人角度和观点不同而已,而现在你又何必喜新厌旧呢?希望你喜欢这个故事,而我自己从中学习到了缘份不是苦苦地等候,而是宽容地接纳。

 

 

【入围感言】我什么都没有

临飞前无端端地做了一场“兄弟”,被一班“姐妹”整得好惨,却因为这样而认识了一班靓妞。其实想说我总在生命旅途中逐渐认识许多人,无论是求学或工作,最后在林林总总的社交活动中开阔自己的人际关系,结交好友。后来在Facebook如旋风狂扫时又开始胡乱“加入”一群认识的不认识的好友,当然往往都是以貌取人,丰乳肥臀样貌娇美的都是首选,一路上就这样一直加、加、加、加,直至户口都被Facebook管理处Banned了两次(没错,现在是我第三个Facebook户口,请原谅我当时的年少无知,虽然现在还是如此手痒,哈)。再后来假扮文人墨客学起人来写“部落格”,都是短短几句吹水文章,东抄西改的电影观后感,毫无吸引力而言,文字更是沙石掺杂,狗屁不通(对不起哟,小狗,委屈你了),断断续续写了整年都少人问津。不知怎么无端端地被选为“模范家屋”(我怀疑是管理人的失误),人气才稍微一丁点起升,文章才稍微有人来阅读。在坚持每周一篇的原则下(虽然有时会敷衍了事),数年来竟然写了一堆不咸不淡的近百篇的文章,也出奇地有人来阅读(虽然我没什么拜神)。就在异地工作心情低落时毫无先兆地被告知入围了第五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中的“最佳自爽部落格”,简直高兴到连阿妈都不认得了(虽然后来才晓得需要在Facebook公开拉票,心也冷了半载)。我厚着脸皮耗尽所有人际关系来拉票,谢谢不曾碰面的你们,你们的【LIKE】真的超乎我的想象,认识的不认识的,还以为人缘不佳的我会沦落到屈指可数的窘境,真的,谢谢你们!我不相信上帝,但如果有上帝,谢谢你总在我人生低落的时候给我一些让我继续走下去的小小鼓励,这些那些,都是感激。

 A005.jpg

 

我不曾喂养我的文字,但文字却滋润我的人生。爽么?我不晓得!

 

 A006.jpg

 

 

入围者:西门 

部落格:西门吹水站 

入围《最佳自爽部落格》感言(120字内为佳):

 

“自爽其实和自慰一样,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你自己是无法控制的!也许身体被扭曲,也许感觉被抽空,甚至不由自主地痉挛,忍不住要兴奋地大叫出来,都是超级快感表现啊!有所不同的是自慰是生理上的快感,而自爽是心灵上的亢奋,但同样地不可告诉别人,只可以自己躲在黑暗的角落——自己爽!”

 

 

【唱片行】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Green Day的强烈音响轰炸下摇滚乐曲往往不是我杯茶,然而唯独喜欢这首慢摇滚的“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原版MV是一对年轻幸福的情侣的生活和梦想因为男的被派去伊拉克战争而被破坏得粉碎。弥漫的硝烟,无情的战火,他在一次巷战中弹身亡。在伊拉克的土地上他不仅仅放弃了自己的未来,而且留下了自己的生命,在残酷的战争面前谁都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而Green Day唱歌的画面不时的穿插整个七分钟的MV内,娓娓地吟唱着一句又一句的“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因为版权原因原版MV已经不可转载,所以这里转载的是歌迷自制的歌词MV。很多人都认为这首歌曲是纪念911事件,因为歌曲恰巧写于之后的2002。也有一些人认为这首歌曲是主唱Billie纪念死于19829月的父亲,当时他只有十岁,7年后也就是1989年,正是他以Green Day身份组队出头的一年,刚好印证其中一段歌词的“7 years has gone so fast”。而这首歌曲写于2002年,与1982年正好相差20年,也印证其中一段歌词的“20 years has gone so fast”。

 

 

过去9月心情一直很郁闷。房贷迟迟地不发出来,工作签证却意外地比预期提早通过,所以慌恐房贷手续未完成前必须出国而显得忐忑不安,工作也变得马马虎虎得过且过。在一催再催下才赶在九月尾把一切手续搞定,然而才呼了一口气后,纷纷扰扰几个月的小结石终于疼痛难耐了。屈指一算离上次取石手术已经六年,到底是赚到呢还是亏了,在九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乖乖回去急救室。在坚持下终于入了院,打了止痛针在百般无聊下一直把玩着遥控器转换电视频道。傍晚8点钟我以前的主诊医生忽地来访,本以为我六年不来复诊会被他数落一番,话说我新的医药保险就是他一句“没复诊”被拒绝,却意外地他亲切的口吻问候心也微感暖意,稍微交谈一会就决定何种取石手术也决定明日以紧急理由排期预订手术室。星期一下午,不幸运中的幸运,手术毫无意外地顺利完成,隔天也出了院。星期三如期再去一趟法国领事馆拿取工作签证。一连数晚同事好友都拉我去喝两杯,虽然我们都知道现况我不该如此,连行李都还没整理呢。

 

 A004.jpg

 

2001年的9月刚好是我获得第一份工作月份,就在911事件期间,10月开始工作;今年10月恰好是工作十周年,心情该是复杂的吧。9月结束后,我想,我也该拎着裤脚悄悄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