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柴油厂

200810月至20098月间加入另一个工程项目,生物柴油厂,此项目该是我第一份参与的石油和天然气工程项目吧。此项目蛮联合国制度的,公司意大利分行是主要建筑商,马来西亚分行设计协助,钢铁承包商来自杜拜,预制水泥结构来自马来西亚,最终施工场地在新加坡。施工地在沿海地区,地质不佳不适合施工,解决方案是在地底两至三米处全区打桩和浇灌板状基础以防止永久性地沉。我们分行主要设计的是厂外的管道支撑和设备地基,多为水泥结构。在短短十个月内完成设计和绘图工作,也算是事业的一个里程碑吧!

 

 

 A017.jpg

 

A018.jpg

 

 

弹性管道制造厂

20085月,离开了才服务11个月的公司跳槽到另一间跨国工程公司,当然贪图的是更好的福利和薪金。新公司正在进行装修工程,而新的钢铁悬臂罩篷恰好是我在旧公司的设计,也算是一种缘分吧!国际公司的第一周本该是迎新周,可是因为一个工程项目如火如荼地赶着执行所以周四已经拉我入队。工程项目属于自己公司的弹性管道制造厂,专门制造全球特殊的弹性海底原油管道,地点位于柔佛州的靠海码头,结构建筑包括制造厂、维修厂、食堂、仓库、码头和行政大楼等。我被分配的工作是半完成的维修厂和全新的行政大楼,设计和绘图从5月直至10月完成,随后被分派到另一个工程项目。然而2009年初又再被拉回设计团队,因为制造厂内12项复杂的设备地基设计未能如期完成,所以必须协助设计2项比较简易的,也从中学习设备地基设计的基本要求和程序,获益不少。工程项目在2010年末竣工并开始操作。

 

A014.jpg

 

A015.jpg

 

A016.jpg

 

 

 

 

马六甲技术大学

20075月,离开了工作生涯的第一间公司跳槽到另一间跨国工程顾问公司。面试时被吓坏了,六年工作经验还得参与笔试,足足六页的考题,结构计算和概念考题都有,幸运地终于通通过关并且开始了新公司的生活。第一星期安安稳稳平平安安度过,国际公司的迎新周都是参与各种各样的培训和课程。第二周经理开始分派工作给我,公司大当然经理也多,工程设计项目经理和面试经理其实是不同人,所以项目经理不懂我的底细。当时公司正忙着金字塔购物中心的第二阶段扩建,经理本想分派给我设计一层水泥地板,毕竟菜鸟羽翼渐丰变得老奸巨猾,况且我的样子看起来比较不醒目,竟然撒谎道不会设计。经理先慌了一下,接着询问我以前都在干嘛。脑袋瓜内连忙急转弯设想怎么的工作性质是最少有的,忽地“叮”地一下,有了。钢铁屋顶,我答道。他只好无奈地吩咐我返回办公桌,我笑笑地跑回去继续上网闲逛。

 

隔天一早坐在我后面的印度同事K对我说项目经理吩咐我跟随他管理一个没有人想做的结构设计项目,马六甲技术大学。其实这项目的结构设计不会难做,只是政府的顾问公司却很难搞,常刁难顾问公司,听说项目曾换过几手,最后却被K搞定,可能他自有一手吧!言归正传,原来结构工程设计其实都要到尾声,可是屋顶的结构钢铁却迟迟未有人设计。结构设计这行业其实蛮怪的,水泥结构设计专才通常不大在行钢铁设计,反之亦然,所以才晓得属于我公司专案内的学院建筑物屋顶结构设计几乎都还没开始呢。看来我又下了一步错棋,又有得忙了。

 

马六甲技术大学工程项目共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电气工程学院与电子和电脑工程学院,2005年竣工并且开始招生;第二阶段是制造工程学院、机械工程学院和其他硬体建筑,也就是我公司负责的部分。钢铁屋顶和水泥屋梁的接口通常是采用嵌入式螺栓,可是对于不熟悉钢铁的设计师通常设计的水泥屋梁都是比较幼细的,仅仅依据承重负载抗力因素而没有预算螺栓嵌入受力的长度考量,简单来说就是理论性是对的但不实用。所以我和K辛苦了数月才搞定几个学院的屋顶结构设计。

 

接着的是整座的大礼堂(Dewan Besar),完全还没设计的,举行大学毕业典礼的地方。整个结构概念主要是单层的礼堂大厅,最大无柱跨面是30m,主要是钢铁屋顶部分,前面行政办公楼有三层,后面有舞台与后台结构和更衣间,都是水泥架构,最后的是10m长的悬臂式钢铁结构的观众席。有了上回的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的同样设计经验也不觉得特别困难,可是公司为了安全考量特别把我的设计图案递交去位于澳洲总公司的结构动力小组审核,我没有异议。

 

最后的结构设计是回教堂,原本不属于我设计的范围,又是临时帮忙的结构设计,只是屋顶钢铁结构部分。马六甲回教堂的屋顶和其他州的洋葱式不同,而是四方尖塔式的。拱顶式的建筑自有架构的稳固性,无须依靠多余的梁和柱,可是四方尖塔式的建筑却暗藏特大的承重反应力位于四个角落,必须要特别留意,况且这回教堂分成三段的楼层,意即承重受力不可从高处有效地传递到底部的水泥圆柱。

 

 A013.jpg

 

匆匆一载总于把所有工程项目内的结构设计办妥,我也觅得另一间福利更好的公司,20084月依依不舍地离开工作生涯中第二间公司,也同时获得不同的工作经验。由于离开得太过仓促也来不及带走一些关于工作方面的资讯,上面的照片都是网上寻索回来的濫芋充數,左上角的是大礼堂的正面,右上角的是四方尖塔式回教堂,左下角是行政大楼,右下角是图书馆。

 

 

再见,A380飞机库

20046月,我服务的工程公司终于得到马航的A380飞机库工程项目,包括结构、基建、电子和机械。这工程项目在马航各种艰难条件压力下还是顺利开始,包括筹建基金、技术问题和飞机合同。曾有谣言说马航买不起这“空中巨无霸”,也谣传法国飞机建造商无法在期限内交货,所以在种种风风雨雨中还是决定建造这A380飞机库,况且现今的飞机库已不能满足航班服务量。我公司曾参与梳邦和首邦的飞机库设计,可能这个原因所以得到这份多家公司都虎视眈眈的工程项目。

 

整个工程最艰难的部分是那座无柱跨面积达230m100m的钢铁结构棚顶,可同时维修两架A380飞机。根据民航局(DCA)的设计要求,在飞机场内的建筑物不可高于45m,而这A380空中巨无霸的进口不可低于30m,所以桁架高度已被限制于15m。基于我公司两次的飞机库设计经验所得,这次的结构设计也是一样,主要的承重结构是15m高乘230m长的拱形桁架,两旁主柱桁架各自是由九根钢柱组成,然后是次要的桁架被拱形桁架和棚架后的水泥柱支撑着,长约100m,高10m15m不等,最后的是长约9m的棚顶椽分布在次要桁架之间。这次工程项目我是负责计算机模拟结构设计,也是总结构设计师“沙丁鱼”的助手。

 

整个初期工程设计项目费时三个月,至同年9月完成,每天都超时工作至深夜,忙忙碌碌地才顺利完成这工程项目。隔了数月2005年头工程项目开始招标,得标的公司是一间合资企业,钢铁结构部分是日本公司,所以钢铁结构设计就无意外地外包给日本的结构设计师。日本民族主义强全世界都知道,所以就算结构设计师是一位博士级人物可是英文还是不好,每每我和他沟通时都是在白板上画图和写方程式,直到隔年20063月初整个完整结构工程设计才算完成。施工期间也是没有放轻松过,问题还是一箩箩。整个结构设计其实最主要的是如何把整个棚架“一次性”悬吊起来,平常的钢铁结构营建时都必须依靠临时支撑,可是对于这巨大钢铁棚架来说费用太高了(30m高,230m100m面积的支撑)。多次会议的结论是主要的拱形桁架和主柱桁架分离,拱形桁架和次要桁架一起“一次性”悬吊起来。

 

2006年末“沙丁鱼”病倒了,提早和公司解决合约回印度休养,只剩下我一人孤身作战,难免战战兢兢起来,也萌生辞退的念头。迷迷糊糊地度过了半年,20074月,终于决定递交辞职信。这是我第一间工作的工程顾问公司,在这里共5年半时间,也是我基础打得最稳的时候。由衷感谢曾经教导和鼓励我的上司和伙伴,也祝福远在印度我的导师。就在我离职的最后周末,我还是有幸的来到施工场地见证这钢铁结构如何“一次性”悬吊起来。棚顶是一寸一寸地从地面被悬吊起来,费时数日,我到达那天其实棚架已经悬吊完成,只是还没和主柱桁架接口而已。我还记得那天我和几个伙伴调皮地在还没完成的飞机跑道上赛过电单车,而风就一直在耳后呼呼吹过。

  

 

 A012.jpg

 

远处一架飞机忽地飞过,我该走了

 

 

回忆,弯弯的桥

A011.jpg 

 

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结构设计期间,其实还有另外一间购物中心的工程项目在进行着,由另一组规模比较小的小组负责。可是后来雇主临时增建一座悬空的行人桥连接隔邻也是雇主的另一间购物中心,刚巧我的工程项目有空档期,所以老板就把项目的钢铁部分派给我接手。工程项目会派给我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这项目和我当时进行的项目类似,都需要模拟“结构对于群众振动反应”。2000年的伦敦千禧桥因为桥梁和群众步伐产生共振,摇晃得很厉害,仅仅开幕三天就被逼关闭进行加固,所以后来的行人桥设计要求都必须留意这横向共振现象了。

 

设计项目从20044月开始至6月结束,一段不是很长的时间,间中一如往常一样,修改增减是无可避免的。当刚收到建筑师的设计图有点惊讶,这和现在你们看到的实体建筑是有一点不一样的。弯弯的桥面只是被两个桥梁尾段的水泥边缘梁和中间的两条主梁支撑着,惊讶的却是主梁仅是被一边的斜柱支撑着,而另一边却是被一条钢索悬吊着,拉回去斜柱的顶端。直觉上我质疑这桥的结构平衡稳定性,可是后来在计算机模拟结构完成后直呼这行人桥的结构系统简直是一座完美的艺术品。

 

桥梁中间部分主要有两条主梁,而全部的承重受力完全依靠尾段的斜柱了,不细心看结构会给人一种不平衡感,一如双轮的单车看似比三轮的单车容易跌倒吧!为了受力缘故所以主柱必须斜向受力对立的另一边;而为了平衡这股拉力,另一边的钢索必须承受同值的拉力,所以桥面上水泥地板的重量就是这股拉力的主要来源了。水泥地板的重量也是桥面缺少承重时抵抗从地面吹来的风力,即使强风吹袭的几率不高。

 

而扮演整个结构灵魂的两条斜柱的直径一直是争论问题。原本设计的斜柱最大直径是1000厘米,可是建筑师最大接受直径仅是800厘米,而且增厚斜柱钢板并不会很大效益地增加其振动稳固性,所以我不建议。后来建筑师忽地建议添加小柱,听了我简直要发狂啊!建筑师的建议虽然大大增加了整个结构的平衡稳定性,可是我却觉得此举大大抹杀了这桥梁最初的完美结构设计啊!然而在老板的劝说下我还是妥协了,毕竟我仅仅是一个没有美感观念机械化的工程师,外观华丽的问题就留给建筑师吧!

 

另一个受争议的结构物件设计是桥面盖顶,也是只有一条主柱和一条悬臂式的横梁。曾质问建筑师为何不是如常的两条主柱连接横梁,这样结构上就没有平衡的问题,而且单柱式的设计另一旁刮风落雨时不是会湿透吗?如常工程师永远不会了解建筑师的思考方式,意见不被接纳。

 

也有一次因为防火条例条件下必须搬移小柱的底部支撑点,幸而计算机的结构模拟显示修改小柱后的结构位移出奇地大,简直不可接受,所以不能妥协。后来建筑师另外考虑其它的解决方案,不再修改结构设计图了。建筑设计是许多条件因素下考量结果后的产物,所以最初桌面设计和最后实体建筑不一定都是一模一样。建筑工程越大、涉及专才越多,同样地改变也越多,因为各类专才为了符合自己的设计条件往往有意或无意地不顾及其他专才了,所以此时一个能够顾及全面的协调角色极其重要,可是我往往不曾遇见此类人才,这是我职业生涯的不幸呢?还是建筑业的悲哀啊?